怀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68小说网www.merryxmasdad.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围绕着纪子羡中毒,顺天府和大理寺都立了案。只是, 前者是杀人,后者是恶意投毒。

姜好并不知道萧婷去找了她当大理寺卿的爹,等她知道时,已经是萧恒山亲自派人请她去大理寺询问纪子羡中毒的情况了。

她只知道萧婷进过纪子羡的院子,可能听到了一些话,但她没进屋挑明,自己也没刻意派人去萧府找她。

萧恒山对姜好态度客气至极,让人给她上了最好的茶:“冒昧请县主跑一趟,实在是怕引起一些外界一些误会。所以,这才……”

“萧大人客气了。”

姜好浅啜了一口茶,客套了两句,便直奔主题:“对方想毒死的人其实是我,兄长不过是恰好替我应了这个劫。”

“县主此话怎讲?”

既然大理寺介入,姜好也不瞒着了,顺势把压力给到大理寺,于是,她把府里来了刺客以及中毒前前后后的事,都告诉了萧恒山。

“我原以为,他们会在昨夜进行第二次刺杀,毕竟府里一点消息都没有透出去。可是,昨夜很太平。”

换句话说,对方以另外蓄谋的投毒方式杀她,府里又让人故意散布了“中毒了”的消息,预料的刺杀没有再出现,就证明对方以为计划成功了,取消了行动。

萧恒山听的头皮发麻,心里直骂女儿坑爹。

单听姜好说的这些话,便知此事绝不简单。

杀县主,陷害长公主府的郡王……

胆大妄为!

萧恒山如今接了这烫手山芋,后悔也没用,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本官大致了解了,回头立马派人去顺天府。”

两件案子,最好并成一件来查。

至于是顺天府查,还是大理寺查,就要看裴大人是什么态度了。

只怕……

裴钧是恨不得立刻马上把案子给他移交过来。

姜好从大理寺出来后,月影告诉她徐行在千禧楼等她。

“你告诉他府里发生的事了?”

月影连忙摇头:“不是属下。”

自从月影的身份过明路之后,她就开始替姜好办事。除了传话之外,她已经很久没有向惊雷大人定期汇报了。

既然说不是,那就肯定不是。

难不成,徐行找自己不是因为纪府发生的事?

纪府的事确实不是月影告诉徐行的,告诉徐行的是另有其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女生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被龙傲天大哥窥视却不自知的小弟

被龙傲天大哥窥视却不自知的小弟

血盆大脸
毕业典礼上,倒霉的颜西不幸被一束鲜花砸死。 更倒霉的是,他穿到一个刚被龙傲天男主胖揍过炮灰身上。 为了活命,颜西只能紧跟着男主,百般讨好。 谁知,他一口一个哥叫的太亲热,男主渐渐起了歪心思。 小剧场: 【颜西语气兴奋:“哥你快看!那位仙子就是修真界第一美人,是不是特别好看?” 内心OS:男主快上!这就是你那素未谋面的第五位老婆! 叶晏天闻言不屑哼了一声,并动手掰正颜西的头,“那你说,她好看还是我好
女生 连载 57万字
渣男再见!我揣崽二婚你舅舅了

渣男再见!我揣崽二婚你舅舅了

虎金金
【渣前夫疯了,而我笑了】 我去医院打胎的这一天,我的老公抱着前女友也去了医院。 我们三人在医院相遇。 他说,“我要娶的女人从来不是你,陆梨,你安份一点。” 他说,“你这种心机深沉,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配生下孩子。” 我决定放弃这段虚假的婚姻。 离婚后,渣前夫的女友来我面前炫耀求婚戒指。 我指着刚刚走进酒店的男人,“他,我的男人。“ 无聊跑去深市当医生的太子爷秦志。 他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曾经来医院……找
女生 连载 69万字
GB:先爱上的人是输家?

GB:先爱上的人是输家?

A白乌
大四那年洛子衿考上了安全管理局的档案管理岗。 本来她都做好摆烂的准备了,结果洛子良一句“江湖救急!”就给她调去了基层。 他说只要做完十个任务,就可以回去了。 做完第一个任务时,她表示很简单。 就在洛子衿以为自己只需要吸收配角的怨气,当一个勤勤恳恳的清道夫时,系统升级了,任务也变了。 洛子衿无语的看着系统屏幕,提高配角幸福指数是怎么回事儿?? 而且,这些任务对象,怎么都有点眼熟啊… 怎么那么像她认识
女生 连载 41万字
逃不脱的纯爱陷阱

逃不脱的纯爱陷阱

亿伍壹拾
肆掠的战火之中,钟妍站在痕迹的王座前,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后悔当初跳入那道旋涡之中吗?” 这一次,痕迹没有在回避,而是直视着她的眼睛。 “后悔……很后悔! 但,不管在来回多少次,结局也都不会改变!毕竟,有些事哪怕到现在我也不曾后悔!”
女生 连载 81万字
忆往昔韶光如梦

忆往昔韶光如梦

浮浮的云朵
“我们当然不止是朋友。” 季屿瞳孔微颤,他有些紧张,手指不觉攥紧裤子,心里隐隐期待接下来的话。 “我们是亲人。” 季屿写尽失望的眼垂了下来,他苦笑着喝下一瓶酒自嘲道,“是啊,我们是亲人。” 当有一天双方父母的出轨让他们再也无法做朋友时,季屿才恍然大悟,没有什么是永久的,包括亲人。 他鼓起勇气走到苏迩面前,“沐沐,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吗?” 分道扬镳的五年里,他躲在黑暗里注视着苏迩的成长,那个柔弱爱撒娇
女生 连载 33万字